0717-7821348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她的抒发永久击中期盼的眼睛
2019-11-08 22:01:00

漫歌集

西 西

西西(1938-),香港作家、诗人

看见

睁开眼睛看见泰拉瑞亚攻略

闹钟看见天花板看见

窗看见墙看见门

门上的日历

日历里的白沙湾

看见毛巾看见牙刷看见

桌子椅子碟子

面包和果酱

看见刀。一面打呵欠

一面上班去

看见走廊看见铁闸看见

电梯看见大厦管理处

看见她的抒发永久击中期盼的眼睛街道看见行人看见

车辆。好市民

乘搭公共交通工具

最先乘大巴

稍后乘小巴

然后乘隧巴

如今乘地铁

在车上夺得座位后就

睡觉。这时际

彩叶草在麦理浩径上漫放

几朵停云泊在东坪洲的山脊

云自浮花自艳。从地铁站

冒出来

举手檐护疲涩的双眼

看见斑马线看见红绿灯看见

架空行人路看见

楼她的抒发永久击中期盼的眼睛高三十三层看见

店连接店

店面的窗橱

窗橱内的夏天

夏天又来了

第二个呵欠后

看见花格子纸皮石壁画看见

地毯看见

自动门看见

废纸篓看见文件夹看见

电话看见

打字机

得得得得玎

得得得得玎。看见

蒲台岛看见大屿山看见

溪涧草地

群山日出

镇压在玻璃底下

图片中凝定

床前明月光

仓颉输入法

日是A,月是B,明是AB

床是ID,前是TBLN

光是FMU

床前明月光是ID

TBLN AB

BFMU

李白酒她的抒发永久击中期盼的眼睛醒,惊见蛮书

一九九八

10岁时的西西

书写的人

也许,和我一样,她也在土瓜湾

居住了近四十年;和我一样

住在一层狭窄的楼房,开门

飘进对户的香炉烛火

开窗,面对邻家三餐茶饭

每次上街市买菜,总看见她

风雨不改,屈坐在天桥底下

这是天桥的意外功能塑胶矮凳,脚前侧立

水果箱,如今都用纸盒了

前面那妇人拖着一串

步向废料回收站;头发银白

和我一样,五尺身高,一样

黑布搭扣胶底鞋,一度

是法国女子流行的时装

她的职业是书写,用

古老传递讯息的方法

有了电话,已经落伍,虽然浪漫

却有忠诚顾客,潦倒的文盲

前来喃喃倾吐心事,请她记录

融入角色,用第一身

参与细节的真实

低头书写,和我一样

用圆珠笔,印上纹样的纸张

疾书一阵,停下来回溯

发问,把文字读出

也许,她没有丈夫,没有儿女

没有别的技能,自力更生

她也戴老花眼镜;额上有皱纹

手背长出疣斑,冬天

穿层层棉袄,颈缠羊毛

围巾,戴顶圆圆灰绒帽

和我一样怕冷,一样一样

同为书写的人,我永远无法明白

造物者复杂的设计,安排

她呆在天她的抒发永久击中期盼的眼睛桥下写信,我呆在家中

偶然写诗,书写是她的工作,我

只是游戏?她的抒情

永远击中企盼的眼睛

我的叙事只是瓶中的文本

一九九八

西西把她钟意的物事拼贴到照片里,包括她的兩只花猫老朋友

狮子座流星雨

明知是些石头,石头总使我们浪漫

浪漫是我们悠久的传统,祖先的珍贵遗产

在愚昧的世纪,我们不明白宇宙和天空

想象出金牛、白羊、蝎子和长蛇牛郎织女分隔银河

如今科技进步,除了天文学家

星空的故事,我们不愿改变,仍想象

文曲或紫薇,每一颗星里

寓居着我们大大小小的灵魂

光阴的确似箭,古人观察入微

光阴朝我们自外太空发射巨大的声响,我们听不见

熊熊的烈焰,我们看不见,直到

近了,近了,明璨的箭头

如一支顿然擦亮的火柴,瞬息湮灭

迸出一蓬银翼的冷光,箭身

长一尺、二尺,突然中断,箭尾

消隐在茫茫的夜空不知处

是雨,但不是水,是星,但形状暧昧

水晶玻璃弹珠,在星空溜冰

没有人披上雨衣,只有穹苍

打起一把巨大无比的黑伞

抗拒一些什么呢?雨既在伞内

什么在伞外?矛盾的对立

马格利特和黑格尔又有何见解?

三十三年一次的大水法,寂灭的烟花

如果星尘的体积大如月亮,如冥王星

降临,不是珠翠编织的光帘,而是陨石

坠落地球,以风雷之姿令大地震动

雷鸣海啸,如火山醒转暴破

我们将以怎样惊栗的心去面对?

镜子里的蔷薇,湖中的水仙

都是幻影,星尘与陨石

在宇宙漂流,也许真的是雨是水

是铁是碳是钙是镁是氨基酸是甲醛

是生命起源的物质,那么

星就是人类的祖先,我们的父母

每一颗星里的确隐藏着我们的灵魂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狮子座的流星雨

洗刷不去我们的愁苦,低迷的日子

徘徊不去。请容许我们浪漫

除了浪漫,我们还有什么可以依附?

一九九八十一

选择

如果容我作第二个选择,我想

我会选择做一个摩尔人,生活在

中世纪的西西里,靠近蒙雷亚莱

住在乡间,守护着一座小小的柠檬园

和邻居一样,屋子外墙

髹上喜爱的白色,用花岗岩和火山石

在檐下砌两行番莲花纹

村子里长遍桃树梨树和枣椰

每到二月,绿野一片雪白的杏花

母亲最会做糕饼,甜心馅子

阿姨们都来跟她学厨艺

隔邻住着爱读书的希腊人

常常吟哦诗句、讲故事

海上漂泊的奥德赛,在墨西那

海峡,遇上九头妖怪

差点葬身巨大的漩涡;阿基米德

在锡拉库,用玻璃反射阳光

焚毁敌军的船舰,打败罗马大将

会制造翅膀的伊卡洛斯

从希腊一直飞到西西里上空

看见海岛如此美丽,就降落下来

战争已经平息,生活安定

我们的国王是诺曼人,是穿着

阿拉伯长袍的基督徒,首府帕拉莫

到处是清真寺的拱顶和教堂的尖塔

妇女在街上走,不用蒙面纱

一位阿姨,是名织女,会织绸缎

住在皇宫的丝作坊,那里种了桑树

养蚕,花了多少年月啊,才知道

蚕是会吐丝的昆虫,不像棉花

长在树上;掌握了蚕丝就掌握了财富

国王和教皇,贵妇与骑士,都爱华衣

僧侣寻求最精致的裹尸布

我是自由的,看渔夫捕鱼

牧人赶羊,工匠建教堂

用碎石拼砌金碧辉煌的壁画

水声琤琮,夕阳斜照寂寂

石柱围绕的庭院。我跟父亲

学阿拉伯文,跟他入城

听来自五湖四海的商人讲海的故事

海的东方是拜占廷,南方,是无垠的沙漠

到海的另一边去,也是我的梦想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上那不勒斯大学

学一种本领回来,种出紫色的柠檬

就躺在柠檬树下暇想,如果容我

作第二个选择,我想我会选择

做一个中国人,生活在盛唐

守护一座小小的草药园

一九九八

西西在纪录片 《他们在她的抒发永久击中期盼的眼睛岛屿写作》中

超级市场

我在超级市场想起你们

我在窄狭的甬道中穿行,找寻你们

我看见许多小孩手抱汽水和薯片

许多丈夫推手推车,许多妻子

从货架上搬下日常的主要食粮

那些麦包只有麦子的颜色,牛乳

饮品只有牛乳的气味,早餐谷物

愈来愈甜,罐头食品充满

高钠和防腐剂,饼干用椰子油制

虽然距离收款处颇远

但我看不见你们,即使是幻想

老惠特曼喜欢尝一点洋蓟?

这里没有洋蓟;没有西瓜

所以也不可能有加西亚洛尔迦

爱嚎叫的金斯堡,找冰冻的东西

镇镇喉咙?谁是谁的天使呢?

离开超级市场后,你们会上哪儿去?

可以逛逛旺角、中环或者铜锣湾

设想有一家水果厂商做广告宣传

把模拟的橙子、鳄梨和苹果从高楼掷下

必定击中读财经杂志的行政人员

手袋里藏着城中丽人故事的女白领

胁下夹着电脑资料的年轻人

走路读着日本漫画的青少年

刚在报摊买了份马经的送货员

即使是千万个水果从高楼掷下

她的抒发永久击中期盼的眼睛

没有一个会击中读诗的人

一九九八

《西西诗集》西西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年9月